阅读历史 |

182.升天肉串【2合1】(1 / 4)

加入书签

在大队长带社员完成第三轮蝗虫围剿战, 烧蝗虫的烟裹挟着香味飘向森林时,林雪君终于写完自己负责的部分。

拿到衣秀玉和穆俊卿的文稿后,她认真做过整体的修订, 又送到吴老师的教室,请吴老师和另一位知青老师付小兰帮忙再审读一遍,以第三方的视角捋一下逻辑和错别字等。

干完活总算可以休息了,一大清早, 林雪君就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衣秀玉从食堂打过饭把她喂饱后,又赶去跟大队长清点药材,孟天霞也去场部帮忙运输烟叶等物资去各生产队分发,林雪君便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屋檐下,伸长了两条腿儿, 晒着太阳发呆。

沃勒叼回来的小狼崽在院子里跟放牧归来的小肥鸡肥鸭们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活泼过度,常常咬得小鸡叽叽叫。

起初睡在阴影中的沃勒还会嫌烦地把小狼崽叼回来,或者走过去拿爪子教训。但很快沃勒的耐心就告罄了,直接丢给林雪君教育。除了每天会跑出去捕猎回野兔旱獭之类, 沃勒完全做回甩手掌柜。

林雪君刚开始还会管一管,后来发现小狼崽虽然咬鸡,但这更像是同伴之间门的玩耍,当然也是种对捕猎和扑咬能力的训练, 总之没有真的咬伤小鸡小鸭, 她也就不怎么管了。

从小跟鸡鸭羊一起玩到大,应该也就不会将鸡鸭羊当猎物了吧。尤其林雪君每次都会将沃勒带回来的食物做热消毒处理,炖熟了才喂回给沃勒和小狼崽,从小吃熟食更多,对野性应该也有驯化作用。

沃勒一大早就跟着巴雅尔的畜群队伍上了山, 它现在的巡逻范围已经扩大到整个冬驻地加驻地外的紫花苜蓿试种植牧场,以及被圈围起来的整个后山森林。所以常常是白天出门,下午或傍晚才叼着猎物回来,除非林雪君早上留住它不让乱跑,不然沃勒总是尽职尽责地东游西荡。

得胜叔常戏谑说,现在整个驻地的人都是沃勒狼群里被保护的‘狼众’了,沃勒每天得喝好多水,拥有一个很强壮的膀胱,才能在这么大的范围外用尿圈好自己的领地,真不容易。

糖豆除了跟着穆俊卿去草场上牧鸡牧鸭,剩下的日子都在驻地里跟其他狗乱窜。林雪君严重怀疑它是个情圣,假装天真无邪地跟狗狗们玩耍,实际上是在人类眼皮子底下偷偷谈恋爱。

去年采摘晾晒过的干菊花在茶水中再次舒展盛放,蒸腾的热气里满满散出馥郁花香。

林雪君举杯慢饮一口,超大声的喟叹,坐在小椅子上的身体下滑躺靠,双腿蹬直,整个人毫无淑女形象,却放松快活得不得了。

蓝天白云和飞掠过的鸟群进入视野,目光追随它们一段路,又转向另一边。

驻地的枯树发了新芽,嫩绿色点缀满枝条,像一朵又一朵小小的绿色花朵,在阳光下闪烁鲜嫩光芒。

糖豆带着好几只獒犬遛街,从树下路过,转头朝院子里的林雪君摇了摇尾巴,又欢快地钻进另一条巷。

小狼崽被大鹅叔啄得嗷嗷叫,仍凶性不减,越是挨揍,越要跟大鹅一较高下。林雪君歪脑袋打量,便见小东西身上掉了好多撮毛,大鹅不仅啄它,还用翅膀抽它。看不过去小狼崽被揍得满地打滚,她进屋倒了小半碗羊奶出来,“嘬嘬嘬”地喊了半天,小狼才从酣战中脱身,扭着圆滚滚的屁股过来吭哧吭哧喝奶。

伸手抚摸小东西蓬松的、混着胎毛的圆屁股,她小声念叨:“你爹都轻易不跟大鹅打架,你多少有点不自量力。”

小小狼喝完奶,林雪君将提起来放在肚子上,拿手一下又一下地逗弄它。小毛团便打着滚儿翻出肚皮来给她摸,并时不时仰卧起坐去叼她的手指头。

当年沃勒来的时候瘸着腿,这大大限制了它的顽劣。加上它孤狼一个,对人类充满了戒备和恐惧,是过了好长时间门才跟林雪君亲近起来的。

在沃勒这么大的时候,要想让它翻肚皮,非得来硬的不行。每次她强行摸过它肚子,小沃勒都会好几天不理她。

现在小小狼腿不瘸,上蹿下跳丝毫不受影响。又有沃勒带着,很快便融入了知青小院的生活。现在它不仅已经把前院后院、大动物区小动物区都滚遍了,还开始跃跃欲试想出院子,真是被宠爱的大胆孩子。

小小狼又玩了一会儿累了,便蜷在人类柔软的肚子上呼呼大睡。

林雪君手指捏搓着小狼软乎乎的大爪子肉垫,转头望向草原。

有时候她也会猜想,不知道小小狼的母亲是一头怎样的狼,它一窝到底生了多少个崽呢?沃勒为什么会叼回小小狼?

是跟母狼商量过,因为母狼要带好几头狼崽有些困难,所以让他带走一头吗?

或者沃勒悄悄偷了一个崽回来?

它为什么要偷一个回来呢?是送给她的礼物吗?

狼的行为真难懂,也不知有没有狼行为心理学的书籍,好好奇哦。

拇指碰了碰小小狼湿漉漉的鼻头,揉了揉它毛发超厚的肉脸,她又忍不住想,也许,母狼在野外与其他狼群冲突中出了意外,小小狼是唯一活下来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