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学心理学(1 / 4)

加入书签

寇栖脑海中的想法,林牧时无法得知,他们三人回到公寓,围在一起吃还温热着的烧烤

江项说他能吃真不是虚的,平均三秒一串,而且节奏上没有慢下来的趋势,抹抹嘴巴,“我能多吃一张饼子吗?”他们一共点了六张饼子,一人两张饼子刚好,不过老板看他们点的量大,又额外赠送了一张。”我吃一张就可以。”寇栖觉醒魅魔血脉后,虽然还是能感受到饥饿,但食量比以前少很多。

江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实在没想通,“你的力气到底是从哪儿来的?

寇栖随口答:“天生的。

结果江项直接相信了,重重一点头,颇有感触,“确实,你小时......”他呛了一下,咳嗦个不停,剩下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无人注意。江项想说寇栖小时候力气就大,能把他按着打,不过林牧时好像没有要挑明身份的意思,他还是掂量着点儿吧。第二天,没有早八的课,寇栖睡了个少有的好觉,一直在九点四十五才到达学校

刚到就感觉出不对劲了,周围人看他的眼神同情中带点儿八卦,他们班的学委走过来,“寇栖,辅导员让你抓紧去她办公室一趟。我在手机上联系你,但你好像没看见。寇栖调成消息不提示后忘记改回来了,“现在过去吗?

学委:“....最好吧,那个同学的家长过来了,好像要找你聊一聊。‘

寇栖听了差点没反应过来,“杜宇吗?

学委不知道那个持刀入室的同学叫什么名字,含糊道:“反正是想和你商量谅解什么的。

于是寇栖赶过去。

在推门进去前他还在组织拒绝谅解的语言,门开,看到黑着一张脸的他爸,

“我们不可能同意签谅解书。”他爸看到了门口的他,皱着眉,严肃且生硬地表明了立场,“不仅发消息骚扰,还跟踪,试图持刀伤人。如果当时我们家寇栖是一个人呢?”久居上位的寇父平时面无表情就足够唬人了,更何况是在生气的情况下,直接冷硬到不近人情的地步。对面站着的应该就是杜宇的家长了,男人也是挂了脸,“你们就忍心把孩子的前途这么毁了,他以后怎么找工作?“这是他自己行动时就该考虑到的问题。”寇父冷脸,拒绝担这份莫须有的责任

长辈软硬不吃,男人将目光落到了没作声的寇栖身上,

“好孩子,你也没受伤,就原谅他这一次,就这一次,算我求你了行吗?‘

嘴上说着求,但步步逼近,寇栖撤开半步,蹙眉,“在他发骚扰信息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他。”结果人家非但不听,还变本加厉,“你也说了,他没伤到人,惩罚不会很重。“好了,杜宇爸爸,寇栖同学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辅导员打断了男人的胡搅蛮缠,“学校这边给杜宇同学的处分,会在开会讨论后走下来。“你们要开除他吗?”杜父想到最坏的可能,一时无法接受

辅导员没给确切的答复,只说要开会之后才能决定

寇栖跟着他爸走出办公室。

”你不要继续在外面住了。”寇父冷不丁地开口,“回家去。‘

寇栖一口拒绝,“太远了。”真要搬到家里住,他早八的课得不到七点就起床,“都已经解决了,而且我同学也一样在那里住,没什么不行的。寇父问:“你哪个同学?

"林牧时。

在寇栖的坚持下,他还是能继续在学校附近的公寓住,不过得允许安排人去装监控。

寇栖收到陈助发来的监控安装点位图纸,大概扫了一眼,可以说是除了厕所和卧室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有够夸张的。等他到了教室,几个舍友凑上来

裴纪皱着眉,“你没同意和解吧?

寇栖摇头,“没。

裴纪这才满意,敲了下桌子,“这种人就应该吃点教训,是不是之前跟你要画的那个模特?我当时就感觉他神经兮兮的。被这么一提醒,寇栖才想起来,那严格来说他们昨天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也没有纠结的价值,只会让他感觉更加毛骨悚然,“是他。郑尤作为平凡大学生,完全没料到这么抓马的事件会发生在他周围,“早知道那天我就和你一起走了,说不定能帮上点忙......你还好吧?寇栖还好,不好的另有其人。

江项像个大黑耗子一样冒出来,给他吓一跳。

“我现在都不敢随便开门了,门铃响得通过猫眼盯半天,外卖都直接让放门口。我跟我妈说,结果她说我之前就应该这么干,也不知道发个小红包安慰一下他儿子。”当时开门的江项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开启碎碎念式的抱怨。这一听就知道重点在后半段的“红包”二字上。

寇栖舍友除了郑尤,其他的都不认识这个人,裴纪更是直接问出口了:“你谁啊?

江项呲牙笑,“我是江项,寇栖还有林牧时的朋友。

寇栖缓过神来,对所谓“寇栖朋友”的名号没做评价,“你怎么找过来的?

“林牧时告诉我的。”江项耸肩,“他被老师喊走,聊什么竞赛了,就让我先过来了,说他一会儿过来陪你上课。这下好了,寇栖上课从一个人陪,变成了两个人,

“我们周末去哪儿玩啊?”江项默认了他们周末会一起。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