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编织(1 / 3)

加入书签

“亲嘴啦!亲嘴啦!

“二叔和于叔亲嘴啦!

“千叔叔要亲二叔啦!

还没开始的亲近被童言无忌打断,于清溏转回了头、抽走了手,握着光秃秃的蒲公英杆,丢也不是、留也不该。后悔懊恼,应该坐在草垛另一侧。

徐柏樟异常平静,像事不关己的路过群众。彼此各干各的,谁也不打扰。

等孩子们都被叫回家吃饭,于清溏回味不甘,他问:“这次也是好意?

“不是。”徐柏樟觉得不够,又添了一句,“单纯欠揍。

于清溏笑了,决定跟孩子们和解

他转头,在徐柏樟那儿发现了新奇的东西,对方从草垛上抽了些麦子杆,捏在手里熟练自如地翻动扭转这让他想到路边编织竹篮的老人,在于清溏眼里,这些都是难得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于清溏就这么撑着下巴,看他编,规则的麦秆先折成不规则形态,最后变出只兔子

没多久,徐柏樟又变出了只蝴蝶,翅膀上有条状脉络,好像给一阵风就会飞。

于清溏左手拿兔子,右手捏蝴蝶,“太厉害了吧,这要是支个马扎坐小学门口,一下午至少赚两百块。“也不是不行。”徐柏樟捻动麦秆,像搓麻绳,“但可能有点浪费。

让医学院博士去校门口坐小马扎编小动物,于清溏把自己逗笑了。

既然这样,那就留给自己享用好了。于清溏问:“你还会编什么?

“只要你说。

“徐医生有点骄傲了。”于清溏扫视了一大圈,又感觉整个世界都能折进他手心,好像这局要输。

他低头,看到两个人金灿灿的对戒,又滑到了空荡荡的手腕,“那就编个我喜欢的手镯好了。

徐柏樟:“确定这么容易?

”先别这么自信,我说了,是我喜欢的手镯,如果我不喜欢,算你输。

“给我十分钟。”徐柏樟掸了掸身上的碎草杆,三两步走远

太阳晒得正烈,徐柏樟的影子在麦秆中穿梭,融进金黄色光晕里。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抓了一大把新鲜草杆,还有一捧五颜六色的花

徐柏樟把草杆劈成需要的宽度,再将毛躁边缘磨平,像是制作婴儿玩具。他又把不同颜色花瓣碾碎,将花汁分别涂抹在不同杆子上。太阳照射下,晒干的草杆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总体为暗调,有复古质感

前期准备完毕,编织是最快的一步,不同的颜色草杆叠加交织,很快聚成长条形状,最后弯成圆,七彩搭配,像雨后彩虹他原本只想要一只手镯,徐柏樟好像给了他整个花园

徐柏樟把成品递过来,“试试?

于清溏把手镯套进来,明明没量过,却是量身定做的尺寸

“喜欢吗?”徐柏樟期待他夸奖的样子,像幼儿园大班的小朋友。

于清溏轻轻握住手环,光滑的麦秆内缘围着手腕转,转得上瘾,舍不得停。

“本来都想好说不喜欢了,好骗你再给我编一个。

徐柏樟又抽了根麦子杆,“喜欢也给你编。

“不,就要一个。”于清溏从他手里抽走麦秆,“独一无二才是最好的。

于清溏把手腕收进袖口,吹开蝴蝶的翅膀,“这门手艺是自学的吗?

认真编织的徐柏樟就是世界的中心,他沉浸在这里,在做一件非常热爱的事情

“我妈教我的。”徐柏樟捏着草杆,细细地捻,“她手很巧,什么都会编。

“她还在世的时候。每天下午,带我坐在院子角落的阴凉里,不一会儿就能编出个动物园,第一天早上领养我夫集市上卖,五手钱一个。很快能卖光。于清溏说:“咱妈好厉害。

徐柏樟望着远处,“特别厉害。

徐柏樟谈起妈妈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憧憬的样子,是思念母亲的孩童。

记得徐柏樟提过,妈妈在他八岁那年离世的,

于清溏握住袖口,在犹豫之间,还是想更了解他,“那,妈她是怎么.....

”自杀

那个瞬间,于清溏从他眼神里察觉出了恨意。前一秒还是个有星星的孩子,下一秒就被拉入了地狱,于清溏靠过来,让蝴蝶从他眼前飞过去,”柏樟。

眼底猩红消散,徐柏樟恢复过来,“嗯,我在。

不想再聊这个,于清溏随便换了个话题,“你手这么巧,如果当外科医生,一定也很厉害。

徐柏樟僵了一瞬,平静的像室温下的水,“中医也不错。

“当然了。”于清溏拨弄兔子耳朵,“只要是你,怎么都不错。

徐柏樟起身,“走吧,回去了。

“急什么。”于清溏还坐在干草铺厚的麦地里,把蒲公英杆一根根塞进草垛的缝隙。

插完蒲公英杆,于清溏轻轻按住腿,眼神中带着三分诱媚,剩下的七分都在声音里,“有点酸,起不来。徐柏樟转回身,抽走了草垛里的蒲公英。

于清溏的手腕给风吹得凉嗖嗖,腕关节有男人手掌的形状按在上面。他转一下,骨头在动,肉皮含在掌心里徐柏樟走在身边,嘴里叼着青绿色的茎杆,花托的那端在风里一晃一晃

侧过头看,他好像在笑,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